欢迎您光临北海普法网! 主办单位:北海市委全面依法治市委员会办公室 北海市司法局
今天是2020年10月20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治宣传 > 以案释法
正文
打印
入户盗窃案
来源: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检察院   浏览次数:11538   发表时间:2020-02-28 08:49

[案情简介]

    2019年7月29日,被告人黄某生纠集被告人梁某、被告人黄某合共同实施盗窃活动。同年7月31日15时许,黄某合驾驶租来的轿车搭载黄某生、梁某从南宁到北海寻找作案目标。黄某生、梁某二人在天赐碧园小区踩点,黄某合驾车至规划局附近等候。当晚19时许,黄某生用随身携带的钢筋剪剪断1701号房的阳台防盗网并爬进房内,接着打开房门让梁某进入。两人共同盗走被害人的人民币1100元、四台手机,一台笔记本电脑。随后,二人与黄永和汇合一同驾车逃离北海市。途中,被告人黄某生、梁某修改被害人手机中的微信、支付宝的账号密码,分别从微信、支付宝、花呗等账号中套取共15000余元。


[调查与处理]

    该案由北海市公安局海城分局侦查终结,以犯罪嫌疑人黄某生、梁某、黄某合涉嫌盗窃罪,于2019年114向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检察院受理后,按照法律程序审查起诉并于2019年123向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经过公开开庭审理,北海市海城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19日作出一审判决,对被告人黄某生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对被告人梁某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对被告人黄某合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目前该判决已生效。


[法律分析]

    1、基本概念: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分为一般共犯和特殊共犯。其中,特殊共犯是指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本案三名被告人属于一般共同故意犯罪。

    2、构成要件:共同犯罪的主观方面包括认识因素和意志因素两方面。各共同犯罪嫌疑人不仅需要认识到自己在实施某种犯罪,而且还必须认识到其他同案人与自己共同实施该种犯罪。每个犯罪嫌疑人必须认识到自己的行为与同案人的行为结合,会发生一定的社会危害结果;每个犯罪嫌疑人都对该社会危害结果抱有希望或者放任的态度。在本案中,盗窃犯意由黄某生提出,三名被告人事前经过商议密谋,对入户盗窃的犯罪事实具有共同犯罪的主观明知并且希望盗窃结果发生,即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得以实现。

    共同犯罪与单独犯罪行为相比,具有显著的特点。单独犯罪行为,一般由刑法分则明文规定。共同犯罪行为,除了实行犯的行为是由刑法分则规定外,其他共同犯罪嫌疑人的行为,包括组织行为、教唆行为和帮助行为等都是由刑法总则予以规定。共同犯罪一是要求各共同犯罪所实施的行为都必须是犯罪行为,即各共同犯罪嫌疑人的行为都指向同一个的目标,彼此联系、相互配合,结成一个有机的犯罪行为整体。二是各共同犯罪嫌疑人的行为与犯罪结果均有因果关系。本案中,三人分工明确,被告人黄某生、梁某具有入户盗窃等实行行为,被告人黄某合具有驾车接送的帮助行为,三人秘密窃取他人财物的行为共同指向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标,相互协助,共同导致被害人财物被窃取的危害结果的发生。

    3、主从犯的区分:在共同犯罪中,根据所起作用的大小分为主犯和从犯。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的,是从犯。通常认定主犯的几个考虑因素:犯意发起者、纠集发起者、积极参与等,若各行为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都相当或一致,均应认定为主犯。从犯的认定通常有两种情况:在主犯的组织、指挥下进行某一项活动,情节较轻、对整个犯罪结果的发生只起次要作用;或者在共同犯罪中只提供物质或精神帮助的作用,如提供作案工具等,只起了辅助作用。本案中黄某生时盗窃行为的发起者,其剪断防盗网爬入房间为后续入户盗窃行为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其与梁某入户盗窃的实行行为直接导致了被害人财物损失的危害结果的发生,销赃时其与梁某分赃较多,据此,认定黄某生与梁某在共同犯罪中发挥了主要作用,应予认定为主犯。黄某合租赁车辆并接送同案人,其行为对共同犯罪提供了物质条件和作案便利,在共同犯罪中发挥了次要作用,应予认定为从犯。

    4、事后不可罚行为。状态犯是指实施的犯罪行为侵害了一定的法益,造成了一定的危害结果。犯罪行为实施完毕,但其后侵害法益的状态依然存在。在本案中,三名被告人存在入户盗窃的犯罪事实,虽然黄某生、梁某已经完成了具体的入户盗窃行为,但被害人手机在其等手中,被害人微信等电子账户内的财物被窃取的危险依然存在,被害人财物损失、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状态依旧持续。当黄某生、梁某通过手机短信修改被害人微信、支付宝等账户密码,继而达到套取捆绑的银行卡内的钱财时的行为实际是入户盗窃行为的延续。因此,该不法行为不应被单独评价,不应再以三人构成新的盗窃罪以定罪处罚,而是把黄某生、梁某套取的1.5万余元纳入入户盗窃的金额统一评价。

    5、共同犯罪中止:共同犯罪中止是行为在共同故意犯罪过程中,自动中止犯罪或有效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通常出现如下两种情况:一是所有共同犯罪嫌疑人共同中止犯罪行为,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二是某一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中止。此举不仅要求该犯罪嫌疑人退出共同犯罪,停止本人实施的犯罪行为,而且还要求阻止其他同案人继续实施犯罪或者有效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在本案中,黄某生、梁某在入户盗窃实施完毕后,由黄某合开车搭乘其等返回南宁的途中,两人通过利用被害人手机短信修改微信、支付宝账户捆绑的银行卡密码等方式套取现金1.5万余元。两名同案人及其供述均能证实黄某生、梁某一开始不懂得如何套取现金,是在黄某合所介绍的朋友帮助下才成功窃取到被害人银行卡中的钱。虽然黄某合辨称其当时在驾驶车辆对后座黄某生、梁某套取现金的事情不清楚,其明知道同案人在窃取财物却没有采取有效措施阻止并防止危害结果的发生。因此,黄某合不构成犯罪中止,其应当为该起犯罪事实承担共同犯罪的刑事责任。

    6、共同犯罪处罚原则:(1)主、从犯的区别。我国刑法第26条明文规定: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不仅对自己实施的犯罪行为负刑事责任,而且要对其他成员实施的犯罪负刑事责任。对于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本案中,三名被告人均要对入户盗窃的共同犯罪结果承担全部的刑事责任。其中,黄某合作为从犯,其被判处的刑罚比同案人的均轻。梁某虽然与黄某生均为主犯,但其所起的主要作用与黄某生相比略轻,两人的刑罚也所有区别。(2)从重情节。我国刑法第65条明文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本案中,被告人黄某生曾因抢夺罪、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之盗窃罪,构成累犯,应当从重处罚。(3)从轻情节:三名虽不具有自首情节,但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构成坦白,可以从轻处罚盗窃的部分赃物已被追缴,可以酌情从轻处罚;自愿认罪认罚,可以依法从宽处理。


[典型意义]

    三名被告人入户盗窃不仅侵害了被害人的财产权益,而且侵犯了私人空间,其社会危害性远大于一般的盗窃犯罪,三名被告人也被罚当其罪,此案再次验证那句老话:莫伸手,伸手必被抓。除此以外,本案一个重要启示在于告诫我们在电子时代更需要看管好自己的财物。在当今社会,衣食住行都离不开网络,电子支付的广泛使用已成为百姓群众的基本生活方式,不可欠缺。如何享受网络带给我们便利的同时又保管好自己的财物,这就成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本案中,黄某生、梁某在玩弄被盗手机时无意发现了图片库中被害人的身份证照片,这成为他们后继盗窃的金钥匙。他们利用被害人的身份信息,通过手机短信验证的方式,逐步修改了被害人的微信、支付宝、花呗等账户密码,继而修改捆绑的银行卡信息,最终将银行卡内金额转移到赌博网站并成功套取现金。所以,提高警惕,强化意识尤为关键。勿在手机中保留相关的个人身份信息、不定期更改电子账户的密码、一旦手机被盗,采取及时冻结银行卡等措施以保障财物安全。